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偃麦草属 >

说他人生成功的第一步

归档日期:12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偃麦草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这天下午,阳顶天到周秀那里,周秀给他泡了茶,又洗了青提,然后就坐在他腿上,闲聊了几句,说道:“鸣远,给我帮个忙好不好?”

 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样的典故,阳顶天倒是头一次听周秀说,抬起头来,道:“那仇人是谁?”

  韦佳佳这样的女人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雷鸣远这样的长像,应该是不放在韦佳佳眼里的,之所以主动挑逗,应该是周秀的原因,周秀能看上雷鸣远这样的,韦佳佳自然也就高看了一眼,而阳顶天看破了这一点,所以毫不犹豫的出手。

  这杯酒,算是把钉子钉下来了,阳顶天也无所谓,他本来的打算,雷鸣远这边只是个小号,过点儿平常日子,但即然事情撞上了,那也不必推。

  “是。”周秀点头:“鸣远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你可能会想,这样伤害了那个女人,但我也是女人啊,他首先伤害了我,然后,他的女人也不少了,他伤害的不止一个女人,而且这人有个僻好,特别喜欢别人的老婆,还有一点,他们其实闹过离婚,他老婆想离婚,但他不肯,所以……”

  阳顶天嘴边凑到韦佳佳耳边,先对着她耳朵里吹了口气,道:“怎么了老板娘。”

  孙家姐弟昨夜见识了他的本事,有他这一句话应着,孙恩平一颗心顿时就放到了肚子里,大喜道:“有老雷你这句话,那我还怕什么,没说的,平趟。”

  阳顶天也没想到她这么开心,看着周秀飞扬的长发,想:“这女人心气强,对事情看不开,难怪痛经,不过她孤身闯东城,要是心气不强,也到不了今天吧。”

  “还真想试啊。”阳顶天嘴角可就挑了起来,其实他第一眼就看出来,这韦佳佳是个风流角色,这一类女人,可不在乎有多少男人的,打个炮,跟喝杯冷饮一样,只当消遣。

  而且只要看了第一眼,以后哪怕把脸蒙上,桃花眼也能认出人来,这是桃花眼独有的本事。

  一见面,韦佳佳就揽着周秀开玩笑,一对桃花眼,在阳顶天身上溜了两转,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。

  第二天,周秀带阳顶天到一家名叫美丽佳人的女子美容休闲会所,见到了会所的老板韦佳佳。

  “我不怕她,她反而怕我。”阳顶天索性吹上了:“我要她死就死,许她活才能活。”

  周秀转头,看着他道:“鸣远,我的第一步,是先给他戴一顶绿帽子,因为他最初起步,是娶了一个老板的女儿,他也因此非常得意,把老板的女儿追到了手,最后还继承了老板的*。”

  阳顶天知道周秀对他一直另有目地,这会儿听周秀的口气,心下暗叫:“终于来了。”

  “你不必说了。”阳顶天摇头:“我不是什么圣人,最主要的是,我不会强女干他老婆,忍得住,那是她厉害,忍不住,却也怪不得我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周秀抱着他,喜滋滋的道:“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,你给我的,是一次一次的惊喜,我爱死你了鸣远。”

  周秀咯咯笑,笑了一会儿,道:“鸣远,说真的,我生意场上有个仇人,以前狠狠坑过我一次,不但骗光了我所有积蓄,还让我背了一身的债,那一次,要不是孙公子开了句口,我就直接坐牢去了,再也翻不得身。”

  第二天孙恩平就没再找阳顶天,应该是跟孙佳人去了南洋,阳顶天也没去管他们的事,那些公子小姐,能量大得很,只除非碰上顶尖的蛊师,不过他们预有准备,而且有钱,也应该会请身手高明的蛊师,估计不会有什么事。

  “真的?”他这话有点吹,韦佳佳就有些不信了,眼珠子一转,道:“刚好我这几天身上有点儿不舒服,要不,你帮我按一下。”

  他说着,在阳顶天肩头拍了一下:“我记着老雷的话就行,再说了,实在要是中了蛊,不是还要老雷吗?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阳顶天这时已经想明白了:“你是想让我找机会给那人的老婆按摩,然后趁机勾上手,你再拍了照片,让那人知道,是不是这样?”
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周秀点头:“这人非常阴险,也非常精明,特别会骗人,他自己也经常吹嘘的,说他人生成功的第一步,就是把老板女儿骗到了手。”

  “我其实筹划好久了。”周秀道:“也找过人,只是中途都放弃了,主要是我信不过他们,但我信得过你。”

  他是第一次见韦佳佳,对韦佳佳的了解,仅是周秀简单的介绍,但桃花眼擅长看人,尤其是女人,任何一个女人,只要给桃花眼看上一眼,性情基本上就摸得到。

  “哦。”韦佳佳点头,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,眸子里却透出好奇的样子:“我也见过一些泰国高手的手法,不知你学的怎么样?”

  面上不动声色,把头埋在周秀胸前,深深的吸了口气,闷着嗓音道:“是不是要我抽你的屁股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ets-sra.com/yanmaicaoshu/199/

上一篇:豹斑竹芋

下一篇:求图片所示树名称